劣质砂糖-今天也在摸真空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缘更,喜欢删东西。
【理不直气也壮】
性格很烂的破孩子,从各方面来说都很幼稚。
画的很渣,随缘更新。

混乱善良,
觉得什么有趣就做什么。

主吃安雷,瑞嘉,除卡雷外以上两对不逆不拆。可能会放点原创。

脑子有点问题。
记不住人。
提意见的话,私聊,好好说。
如果你让我很生气,
我就骂你。

虽然我喜欢吃糖,但是我热爱发刀啊【ni???】

透明哀歌【2】

透明哀歌【1】

激情掉粉time

以下预警

1,年龄差有,目前雷11×安18

2,设定略黑,无科学依据

3,ooc我的白也是我的,安雷酱彼此的

4,我流安→→→←雷【所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】【看多雷掰弯安的怨念】

5,幼儿园文笔,糟糕程度可以参考我的垃圾画【什么玩意】而且很短

【凑够五条(๑•̀ㅂ•́)و✧】

紫瞳少年给予他的回应是一阵沉默。

看来自己不仅是被小姐姐嫌弃,面对小孩子也好不到哪去。这样想着,安迷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。既然对方拒绝交流,索性一起看天好了。

啊,今天的天真蓝啊,蓝的和周围的灰白墙壁一个颜色。

……

没能坚持多久,对周围环境感到乏味的视线还是时不时溜到少年身上。对方似乎毫无察觉,那双和紫色鸢尾花同样漂亮的眼睛仍执拗地望着天空,只留给安迷修一个干净的侧脸。

紫色鸢尾花,骑士先生模糊地想起它的花语——光明的自由。

“雷狮。”

清朗的少年音突然出现在这间小房间里,简单的两个音节有力地跃入安迷修耳中。

迟来的自我介绍让一直盯着别人发呆的人连忙收回视线,甚至咳嗽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。

真是,看着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出神了。

还没等他用骑士道反省一下自己,雷狮就不耐烦地走了过来。

“时间够了,走吧。”走了几步路,少年回头催促还愣在原地的人:“你不是要成为我的,监护人吗?”最后几个字尾音上扬,配合着少年讽刺的眼神,像是一场挑衅。

噗,真是一头小狮子。

没有介意对方不够沉稳的挑衅,安迷修露出一贯温和有礼的笑容:“当然,在下感到万分荣幸。”

于是刚刚还昂首挺胸大步向前的少年一个踉跄,差点与潮湿的地面亲密接触。

“你确定?”看样子一直站在门外的女导师挑起锋利的眉,语气还是那样严肃冷漠。

雷狮无所谓地点了点头,导师狠厉的视线立刻对准了安迷修。

“既然你已经决定好要认领这个学生,就别出什么岔子。他很危险,不管是他自己,还是他所处的情况,有任何情况随时都要报告给我。”似乎是为了强调重点,她顿了顿,又开口道:“若出了什么意外,不是你能担负得起的。”

安迷修突然发现自己应该不是领回去一个孩子,而是领回去一个极不稳定的炸弹。

那边的孩子嗤笑一声,毫不留情地嘲笑此刻出现在监护人上傻愣的表情。

得,还是一个不知道知恩图报的炸弹。

 

办完繁琐的手续,安迷修长舒一口气,靠在在驾驶座的后背上。旁边坐在副驾驶的少年瞟了他一眼,眼里带着嫌弃。

“等等,雷狮,你是不是不满十二岁。乖,坐后座吧。”

因为那声乖差点炸毛,今年十一岁的雷狮突然受到年龄上的伤害。

安迷修,刚刚被认领的学生在心里默念自己监护人的名字,你真是个傻逼。

然后愤恨地打开车门,把自己摔到后座上。

“傻逼又怎么样,你还不是跟我走了?”

等到后来雷狮痛心疾首地跟安迷修说自己当初就发现他是个傻逼,只是没想到居然如此纯粹,跟鬼狐天冲卖的酒里面掺的春药一样百分百原装进口选自天然牧场。被这一串话绕昏的安迷修及时按住自家小朋友的肩膀,说出上面那句不要脸的话。

顿时词穷的雷狮开始思考自己当初是有多瞎。


理讨如何养狮子,标题来自一首歌【取名废】

垃圾画手写文了,怕不怕怕不怕【你滚】_(:з」∠)_

点画我,诶嘿嘿,慢慢还

 @词白白白白白白白—— 
和白的合文,她是我的小狐狸和小王子【突然表白】

评论(4)
热度(15)

© 劣质砂糖-今天也在摸真空(๑•̀ㅂ•́)و✧ | Powered by LOFTER